粤剧表演艺术家、粤剧红派表演艺术创始人,广东开平人,红线女从艺60多年来,演过近百个粤剧,拍过90多部电影,成功地塑造了古今中外各类妇女的艺术形象。她在艺术上勇于革新,在继承粤剧传统的基础上,吸收、借鉴京剧、昆剧、话剧、歌剧、电影以及西洋歌唱技巧,加以融合创造,开创了独树一帜的红腔。代表作《荔枝颂》、《珠江礼赞》、《昭君出塞》更被视为粤剧唱腔的经典。曾被周恩来总理誉为“南国红豆”。2009年10月11日荣获首届“中国戏剧终身成就奖”。
  上周日本版刊出粤剧爱好者仇启明的文章,提出用“封固”等三招办法拯救濒临困境的粤剧:一、给粤剧举行一次隆重的封顶仪式;二、立一条?;ぴ辆绲陌倌曛?,筹集一笔巨额的粤剧百年基金;三、建造一个绝色粤剧院。除此之外,再不接受对粤剧的任何发展或改造。此文一出,引来各方读者强烈反响。这种固化的?;ば砸饧?,迥然有别于近些年来非物质文化遗产?;ぶ谐<亩员;に悸?,新奇之余,更再次引起了人们如何才能让粤剧这朵岭南文化的奇葩重焕光彩的思考。本次专题我们采访了粤剧艺术大师红线女、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康保成、著名媒体人马鼎盛,并且刊发读者李才雄的来稿——

  封存粤剧等于不让粤剧存在

  羊城晚报:最近有人提出了“拯救粤剧的三招”,我们想向您讨教一下,对这个事情该怎么看?
  红线女:我不谈什么“拯救粤剧”,根本没有这些事。我有生以来,懂得粤剧,都没有想过粤剧要拯救!粤剧需要帮忙、推动、继承、改革,这个可以,但根本没有“拯救”问题存在。
  我刚刚春节后去过湛江化州,丁凡带着广东省粤剧院、欧凯明带着广州市红豆粤剧团去演出。你看看这个现场的情况,没有一点假的!我还唱了两首,观众想见见我,这很容易;他们又说没听过“二黄”,我就唱了《昭君出塞》,后来又加一首《荔枝颂》。你看看有多少人??!成千上万啊,这种热情、群众基础,需要拯救吗?这个事实就该让你们的读者知道。

  羊城晚报:粤剧在民间还是有强大的生命力。
  红线女:对??!粤剧没有到过要拯救的边缘。你可以说我促进它、推进它,什么叫拯救???

  羊城晚报:那您觉得现在的粤剧需不需要创新呢?
  红线女:我们一直都在创新??!要是谁说要把粤剧封存、不让它根据时代而变化,那就等于不让粤剧存在!

  粤剧也可以有“嘴对嘴真正亲到一起”的吻戏

  红线女:这次我去看丁凡那个团演的《南海一号》和欧凯明那个团演的《刑场上的婚礼》,内容都很不错,都是现代创作的,使观众看了之后感受到力量!———从这些实实在在的地方,我们去努力就行了。